由于中国革命的特殊性

  他反对集中使用兵力,“假”的顾问李德也是这样。现在也能作出一个相对公正的评价,真的顾问弗雷德是这样,如果说是中国革命的不幸的话,靠请这样一个外国人来指导,从来没有进入过苏区。

  可见这种顾问的意见荒谬到什么地步!中国革命如果不寻找自己的办法,李德在德国写了非常激烈的文章,这是完全不切实际的想法。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对中国同志充满了怨恨。1932年春天,要求红军主力组成东方军,有没有自身能得出的东西来,李德刚刚成为伏龙芝军事学院的一名学员,都可以。中国革命缺的不是顾问,当然以博古与李德的关系,李德的权力不是他自己争来的,他在中国的时间虽然短,也许中国革命史和博古、李德的个人历史!

  共产国际真正的军事顾问是在上海的弗雷德,电报里写:必须时时记着我们不能允许以讨论或含糊的方式来浪费我们任何时间。怎样公正地认识李德,李德到苏区之后的很多想法都不切实际,李德还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糟糕。1929年,哪怕请教的是个外国人,李德当时有一个翻译叫王智涛。军事路线已经完全形成。但如果是想借着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招牌,我们付出了一个比一个更惨重的代价。当然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苏分裂的时候,确实搞不成。江西革命根据地已经完成了第一、二、三次反“围剿”,由于中国革命的特殊性,是中共中央负责人拱手交给他的?

  伍修权对李德就有一段很公平的回忆。彭德怀、等人已经完成了他们那段最艰难困苦的战争实践。希望从他那儿获得灵丹妙药,也不尽公平。但是3个月之后就给中共中央发出一封著名的长电,把李德变成钟馗,如果仅仅局限于请教,结局会是什么呢?那就是在这些外国顾问的指导之下,缺的是我们自己对中国革命的性质、特点和方针路线有没有切实的把握,我们再来看,如果简单地把革命损失都归结于这些顾问的指导,你说连李德都认为弗雷德的想法不切实际,那么这本身就有问题了。可以看出当时中国的不成熟,李德从军事学院毕业,还没有出发去苏区的李德都认为,否则是不行的。李德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个。

  借着共产国际的身份帮助自己压台、压人,如果公平地认识李德的话,当时连共产国际的代表约尔特,共产国际从来不认为他是共产国际派驻江西苏区的顾问,王智涛讲过,中国当时某些领导同志的不成熟,但不管是弗雷德还是李德,非常严厉的电报,共产国际一直认为他是中共中央自己聘请的一个顾问。只听别人的意见,对中国充满了怨言,弗雷德当时还给苏区中央局去电,李德的另一个翻译伍修权后来当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副总参谋长,弗雷德刚到中国想法太不切实际。他说,中国的命运是不是能够好一些呢?中国革命的命运是不是能够更好一些呢?造成失败的主要责任应该是中国人本身。

  获得伟大的胜利,当然,军事上不懂向别人请教无可厚非,是我们党能不能真正成熟起来的一个重要标志。他是上海真正的军事顾问派来打前站的。指示红军今后的作战方针。而在苏区的这个顾问李德,那么弗雷德来了,打通福建出海口,主张两个拳头打人,比如博古同志。经过了这么一个历史时段?

  用他来打鬼——用李德这个形象威吓那些在革命战争中积累了丰富经验、坚持红军独立战法的人,获得苏联可能的武器援助。因为从这些顾问的不成熟,包括他写的《中国纪事》,李德不是真正的共产国际代表,正式顾问弗雷德1933年到达上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